手机看片,手机国产视频福利,手机看片福利永久国产

【赵敏淫虐周芷若】(1-3)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 
第一章

无暇少女芷若  嫩躯春光尽窥
无道毒女赵敏  怒令恶屌残穴

「啊哈!这不是武林第一美人,峨嵋最易诱人犯罪的小师妹,号称最清纯的 周芷若吗?」赵敏看着牢笼中萎顿的周芷若,高声的笑道。她一身暴露的夸张装 扮,身上的衣物只遮住三点,一对肥奶随着颤抖的身体不停跳动,引得身旁的侍 卫裤档高高隆起。

周芷若、灭绝等峨嵋一行人,在牢中无不怒目相视,而武当、少林的众高手 竟也在别的牢房之中,原来他们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后下山,便被赵敏用迷药毒计 生擒来此地,万安寺囚禁。他们不明白赵敏居心如何,更鄙视赵敏所用的手段, 见赵敏来,不禁又惊、又怒、又疑,纷纷鼓譟起来。

「哼!你们这些讨人厌的傢伙莫吵,要是吵得姑奶奶不高兴,当心被整治的 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」赵敏邪恶笑道。

众人虽然愤怒,但都被喂了「十香软筋散」,半点武功也施展不出,只能认 人摆佈,在场俱是武林名宿,再不然便是名师座下高徒,各各爱惜名声,可不想 因逞一时之气,惹了这妖女,当场给这妖女在众人面前折辱,因此听了这一番话, 便各各识相的闭嘴了。

「嗯~乖~你们只要乖乖听话,姑奶奶就不会为难你们。」赵敏抓着那侍卫 高高隆起的裤档,淫媚的笑道,甚至「刷」的一声褪下了他的裤子,当场替他口 交起来。

「蒙古妖女,你好不知羞!」灭绝见状怒道,周芷若「啊」的一声将脸别了 过去。

「老处女,轮不到你教训我!」赵敏吐出肉棒,口中已满是浓稠的精液,「 周芷若,我一早瞧出你是个骚货,还在那假惺惺的装害羞!」周芷若涨红了脸, 想要反唇相激,却又不敢回过头去。

「好~你还要装!」赵敏一声喝令,手下便将周芷若从牢中拖了出来,压着 她跪在赵敏面前。

「啧啧~真是美!难得又是个处女!这等货色若是拿到妓院去卖,开苞价万 两也不嫌贵。」赵敏捏着她的下巴,将周芷若的小脸抬起笑道。

「妖女,别尽说些汙辱人的话!」周芷若羞愤的将脸别过去。

「唷~我这可是在褒你啊!还是你自己觉得不值这个价?哈~果然是贱货一 个!」赵敏放肆笑道。

周芷若给赵敏这一翻话说的无地自容,咬紧下唇,不再言语了。

「美女就是美女,连生气都这么惹人怜爱啊!」赵敏酸道,「那么光溜溜的 美女生气,一定是更可爱了~」赵敏眼神示意,手下立时手脚俐落,将周芷若扒 得一丝不挂。

「哇!」周芷若惊呼一声,滚倒在地,双手护胸,两条玉腿紧紧夹紧,却藏 不住春光外泄,双腿缝中若隐若现的阴毛更惹人无限遐想。

好一个美人!周芷若玉体横陈,倒在地上楚楚可怜,雪白的肌肤竟似泛着微 光,纯洁的胴体散发着未经人事稚嫩而诱人体香,在场众男性包括六大派好手, 裤档纷纷隆起,几个年纪较轻的甚至把持不住,当场射了出来!周芷若紧紧闭着 双眼,不敢接触众人如狼似豺的眼神,晶亮的泪珠从眼帘一点一滴渗出,赤裸的 娇躯无法制止的颤抖着,只听得众人厚重的喘息声和周芷若轻轻的啜泣声。

「哈哈~这么美妙的身体,怎好藏私?」赵敏首先打破沉默,冲上前去,一 把抓住周芷若的双腿,硬生生扳开,周芷若双手掩面,痛哭失声,双腿大开,春 光一览无疑,小巧可爱的阴毛,至中一小撮点缀,其下未经开发的稚嫩阴户,如 初熟待採的蜜桃,水分饱满,娇嫩欲滴。

在场男性皆深吸了一口气,又有几人禁不住射了,赵敏的手下更大剌剌的脱 下裤子,掏弄起肉棒来。

「芷若!不许哭!峨嵋派的人不可以屈服在这妖女之下!」灭绝师太忽然大 声喝道。

「是!师父!」周芷若立时止了哭,却还是不敢将手拿下来。

经灭绝这么一喝,众人纷纷回神,六大派的男性纷纷羞愧的将隆起的裤档压 下,而少林寺的高僧因从未见过如此春光,凡心大动,挺立的肉棒怎样也压不下, 只好尴尬的转过身去,却也忍不住回过头来直瞧。

「挺有骨气的嘛!」赵敏啧啧道,扯着周芷若的头发,将她拖到一个手下的 胯下。

昂然挺立的丑恶肉棒,正顶着周芷若娇嫩无暇的白皙脸庞。

「吃下去!吃他的肉棒!」赵敏把周芷若掀在地下,冷冷地道。

「不!」周芷若摇摇头,「你杀了我吧!」她惨然道。

「想死?要死也只有活活被奸死!」赵敏笑道,然后押着周芷若的头,让她 的小脸磨蹭着肉棒。「你若是不肯,我便派人将你最敬爱的师父脱出来扒光,让 大家看看这老处女的身上有几根毛!」赵敏威吓道。

周芷若幽怨地望向灭绝,灭绝拼命的摇头,示意她拒绝,周芷若叹了口气, 心意已决,她缓缓张开了小嘴,将那根丑恶的肉棒,一点一滴的吞入樱唇之中, 崩溃的眼泪也无法制止的滑落下来。

「爽!好爽!天下第一美人在帮我吹箫哇!」那人爽得直打啰唆,周芷若又 湿又热的小嘴中,他感到她那条滑不溜丢的鲜红小舌,正若有似无的碰触他的龟 头,她那排整齐洁白的贝齿,也隐隐刮弄着他的阴茎,「好软!好舒服!」他痛 快大吼,扯住周芷若的秀发,奋力猛干她的小嘴。

周芷若发出沉闷的低鸣,喉咙一再的被粗大的肉棒堵塞,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来,眼泪和鼻涕不自主的狂喷而出,那人挥汗如雨,疯狂大干,绷到极限的阴茎 不断浮凸块被撑爆的喉咙,终於,他爽喝一声,奋力一捅,整条阴茎连睾丸一齐 塞入周芷若的小嘴中,在她嘴中放肆射精!

「呜哇~爽~爽~真的是太爽啦~」那人两眼上吊,捧着周芷若塞在跨下, 任由阴茎在周芷若嘴中做有生以来最久的一次射精!

这一泡,足足射了一炷香!

那人满头大汗的拔出阴茎,满意的看着浓稠的精液将周芷若喉咙灌满,周芷 若跪在地上不断呕吐,但大半的精液早已吞了下去,她痛苦的挖着自己的喉咙, 想要摧吐,却又被那人扯起头来,拿她的脸擦拭阴茎上残留的精液,可怜的周芷 若不敢反抗,只得任由他将自己的脸当住抹布,让又臭又噁瘫软的鸡巴,在她脸 上来回抹拭,让耻辱的臭液涂满她的脸上。

「吞下去!不许吐出来!」赵敏残忍地道。

周芷若含着泪,将噁心的精液大口吞下,「咕噜」一声,原来在场众人均吞 了口口水。周芷若的眼泪再度决堤,灭绝别过头去,不忍再要求她什么,这孩子 所受的屈辱,早已超过她自己所能承受。然而,更多的屈辱,还在后头!

「不过是打个嘴炮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,少在那边哭哭啼啼的装一副下贱样 子!」赵敏冷言道,「周贱货!再来就是要破你的处子之身了,你怕不怕啊?」 她冷笑道。

「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~」周芷若终於卸下强硬的外装,缩在地上,可怜兮 兮的哀求。

「好可怜啊~」赵敏捏着她的小脸颊,「可惜你这种弱者姿态,只有更欠操!」 她狂笑道。「来~苦大师,这婊子就由你来开苞!」她对苦头陀道。

苦头陀吃了一惊,他本是明教光明右使,在汝阳王府卧底,他费煞苦心,以 为身分应以隐藏妥当,却想不到这郡主对他仍有所怀疑,竟要以当场奸了明教未 来的教主夫人,来试探他。

「好赵敏!我若是不奸,这身份铁定要暴露了!」苦头陀心道。其实如周芷 若这般天仙之貌,又有谁不想得她呢?「好!既然是情势所逼,我也没办法了! 嘿嘿~未来的教主夫人又如何?还是得让我先开苞!明教教主又如何?还不是得 穿我穿过的破鞋!」想到此,心中居然得意了起来,裤子一脱,肉棒昂然而立, 大踏步向前。

「看来我是怀疑错了!」赵敏见他如此迫不及待的样子,心中寻思道。 
众人再度无声,所有人皆屏息看着苦头陀拉开周芷若的玉腿,看着那根丑恶 的阳具,缓缓迫近那娇嫩的玉门。

抓着周芷若双腿的苦头陀,接触她那滑腻的肌肤,不禁心神一荡,扮成修行 者的他已多年未经人事,差点便要泄身!「老天终究待我不薄,为了明教卧底禁 欲这么多年,第一次开炮便是此等极品,老子非操翻她,好好发泄这数年所积的 精力不可!」苦头陀重炮一挺,龟头没入周芷若的小穴之中,周芷若痛哼一声, 双手掩面,不敢再看。

「爽!这娘们好紧!」苦头陀心道。周芷若两片稚嫩的阴瓣紧紧的衔住他的 龟头,但苦头陀却已感到内中满溢的淫水。

「郡主眼光果然高明!这骚娘们装模作样,骨子里到底是个淫娃,还未插入, 已湿得一蹋糊涂!」苦头陀喉头鼓动,发出嘶哑的吼声,用力将肉棒往前推,众 人皆伸长了脖子,张大了眼睛,看着他的阴茎一点一滴,没入周芷若的淫水之中, 周芷若的理智,也在这缓慢的煎熬中,一点一滴被侵蚀殆尽。

终於,苦头陀低吼一声,肉棒一插到底,干穿她的处女膜!周芷若「呜哇」 一声,崩溃大哭。

「天啊~好舒服~」周芷若的淫穴内淫水澎湃,紧缩的淫肉夹的苦头陀一度 失神!「爽透~我纵贯天下美穴,未曾嚐过如此极品!」苦头陀心中叫道。他本 是光明右使范遥,与光明左使杨逍,因高强的武功与俊秀的外表被并称为「逍遥 二仙」,自是风流倜傥,玩遍天下少女,识见自是不凡,插遍天下名器,却未会 过此等神器。

「难得这尤物若在我手中,我若不好好爽她一番,未免对不起我多年来亏待 的傢伙了!」苦头陀将周芷若的玉腿抬得好高,将肉棒缓缓退出,再狠很力插进 去,直抵花心,周芷若尖叫一声,阴穴已涌出血来。

「破了!破了!」众人心中只有惋惜和羨慕之情,就连六大派的武林名宿, 居然对周芷若都不抱一丝同情,众人心中此刻,都只想看这天下第一美人,在他 们面前被狠狠插翻!

「好痛!师父~」随着周芷若惨叫,苦头陀肉棒拔出再挺入,愈干愈快,愈 干愈猛,插到后来周芷若叫也叫不出,只得娇喘连连。

对於周芷若的叫唤,灭绝有无能为力,只好背对着她的爱徒,装做没听见, 可怜的周芷若,肉体被粗鲁的撞击着,哀然的望着她最敬爱的师父的背影,心底 渐渐绝望。

「喔喔~太爽了~」苦头陀心中狂吼,一手扶着周芷若因为他激烈碰撞而颤 动的柳腰,一手来回抓着周芷若盈盈可握的香乳,一下子狂吻她的小嘴,一下子 又舔弄她小巧可爱的乳头,年轻的周芷若哪能阻挡这老手熟练的攻势,先前的痛 楚早已不复存,全身被挑逗的香汗淋漓,乳头也兴奋的突起,甚至苦头陀亲吻她 时,还不由主的伸出舌头与他交缠。

「这婊子总算开始浪了起来,好!我就在众人面前干到她泄身!」苦头陀忽 然掐住周芷若的纤腰加速猛干,周芷若浪叫连连,全身发烫,在最紧绷时,苦头 陀忽然将肉棒拔出,用龟头磨蹭她的阴唇,趁周芷若还没回过神之际,又狠狠地 捅入,插到最深处,拔出、再捅入、再拔出、再捅入!肉体的碰撞声啪啪作响, 周芷若失神哀号,苦头陀肉棒再用力一挺,将肉棒埋在最深处,短促抽插,用快 又急,周芷若的淫叫一声高过一声,终於禁不住泄身!

「啊啊啊啊~不~不行了~升~升天啦~」周芷若放声淫叫。

苦头陀一察觉到淫水疯狂涌出,忙退出肉棒,周芷若淫叫连连,玉腿直抖, 第一次的泄身,淫水居然喷得比人还高,赵敏的侍卫见了为之疯狂,纷纷冲上前 去,张开嘴接她的淫水。

「好香!好甜!」「这就是天下第一美人的淫水啊~」「啊~滋味真好~真 想天天来一杯!」

周芷若淫水喷得老高,而且极多,一时竟没有止歇的样子!「好淫娃!可不 能只有你爽!该换我了!」苦头陀再度上前,压住不断抽动的周芷若,大鸡巴再 度塞入,也不顾周芷若尚在高潮,发力狠干起来。

「好痛~好痛啊~」周芷若紧紧抓着他粗壮的双臂,苦头陀毫不理会,发狠 猛插,大滴大滴的汗如雨般打在她的娇躯,周芷若高潮未停,两条玉腿直抖,苦 头陀忽然闷吼一声,抓住她的双腿高高举起,令她脚在上、头在地,肉棒插入最 深处,龟头直抵着子宫,疯狂射精!将浓郁的精液满满注入在她的子宫,不让一 丝外流。

「射进去啦~他射在周芷若体内啦!」众人心中纷纷叹息不已,感叹内射周 芷若的不是自己。

周芷若的高潮终於止歇,心神也终於回复过来,看着苦头陀居高临下那小人 得志的眼神,感到体内他的肉棒正源源不断注射着滚烫的精子,而她的阴道则不 断收缩、吸纳,将精子满满的载入子宫。周芷若仅存的一点自尊终於被击溃,贞 操被破,体内还注满噁心的精液,她看着苦头陀丑恶的脸孔,完全不敢想像若是 不幸受孕,怀下的孽种的她将要如何见人,不禁痛哭失声。

「哭什么哭!周贱货!你刚才的浪荡样子众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你骨子里 就是烂货一个,不用再假装清高了!」赵敏讥刺道。

「妖女!你已辱我至此,还想怎地?」周芷若含着泪道。此时苦头陀已射精 完毕,将她放倒在地,淫穴因为适才激烈的抽动一时还阖不起来,潺潺流出子宫 装不下的浓郁精子。

「我见你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就噁心,这点汙辱哪能消我心头之恨!我今日 就要奸爆你!让你做一座被插满的大香炉!」赵敏狠道。手一招,苦头陀退了下 去,十几位侍卫脱下裤子,挺屌上前。

「你~你~」周芷若惊惧地道,口中已被塞入一支恶臭的肉棒。

「有空说话不如多吃几支屌。」赵敏笑道。「给我干!狠狠地干!」她招一 招手,又有数十人来到,「等会换你们上,我要你们不顾她的死活用力糟蹋她, 让这总爱故作清高的婊子,变成一双没人肯要的破鞋!」她放肆笑道。

「唔~唔~」周芷若眼中飙泪,口中的臭屌已在其中口爆,适才被苦头陀狠 插至红肿的阴唇被翻开,滚烫的肉棒无情捅入,开启这一场惨无人道的多人轮奸??? 
第二章

前后狂送  美人失禁连泄众人难休

内外夹攻  玉腿撇粪直抖汇精同流

「噁~」周芷若将腥臭的精液呕出,浓郁的精子引得她呛咳不已,还未喘过 气,又一支肉棒迫不及待的塞进她的小嘴,搭配淫穴中肉棒的突刺,一上一下激 烈的撞击,震荡的周芷若椒乳颤动,失神形荡。

有别於苦头陀高超的性技巧,赵敏这群侍卫只是一个使劲的发狠猛干,完全 只将周芷若当成泄欲工具,毫不理会她痛苦的表情,更别提那微弱的挣扎,只会 换来更粗暴的对待。

「啊啊啊啊~爽~他妈的射了啊!!!」百来下突刺,摧残周芷若甫经人事 尚娇嫩的淫穴,疯插之后,肉棒挺入,大量的精子狂喷洒入,周芷若的子宫今日 不知要沦为多少人的精液容器。

「峨嵋的母猪!我干烂你的小嘴!」周芷若的发丝被用力拉扯,美首剧烈晃 动,晶莹的泪光喷洒,口中的肉棒剧烈颤抖,忽然拔出了出来,阴茎如受炙的小 蛇乱跳,耻辱的拍击她的脸颊,疯狂涌出的精液,毫无保留的激喷在她脸上。 
「爽!我射在她脸上了!哈哈~」那人疯狂笑道,捧着逐渐瘫软的鸡巴,意 犹未尽的在她面上抹着。

「哈哈哈~周贱货!满是精子的脸很适合你啊~」赵敏邪恶笑道。

周芷若满脸红潮,娇喘连连,内射那人甫退出肉棒,只见她忽然一阵茎孪, 杏口微张,淫穴中再度激射出淫水,直喷到那人脸上。

「果然是个骚货!才干个两发便泄身两次,当真欠操!」那人淫笑着接着她 的淫水,「嗯~真是美味!饮下这美人圣水,直叫人精力无穷啊!」说着说着软 垂的肉棒居然真的又挺立起来。

「喂~你爽也爽过了,该换下一个了,若是还有余力,那就去操她的嘴,可 不能霸着她的美穴!」后面那人一面将他推开,一面抓住周芷若直抖的玉腿,不 管三七二十一,就朝淫水狂涌的肉穴插了进去。

「喔~」周芷若全身据抖,口水直流,那人毫不怜香惜玉,将她抱在腰间, 一上一下的套干,周芷若的淫水如瀑布般狂泻下来,肉棒挺入时被堵住,拔出时 又再泻出,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开着抖个不停,痛苦的高潮。

先前那人皱着眉头,想说你这样干,我要怎么操她的嘴?只听赵敏道:「这 小淫娃又不只上下两个洞,犯得着皱眉吗?」

一句话点醒了他,当下挺屌上前,走到周芷若身后,抓住那两团洁白的雪臀, 「又翘又圆,结实又饱满,如此美臀,怎好放着不用?」肉棒已抵住她菊蕊。 
周芷若虽忙着泄身,却也知道害怕,大惊道:「不~不要~不可以~求求你 ~只有那里不~不行~啊啊~~我又去了~」一面求饶一面泄身的周芷若,只有 让人更血脉喷张!

「哈哈~众位兄弟不好意思,这娘们的小屁眼,就由我先开啦~」那人毫不 理会,自顾自的将肉棒挺入,但周芷若的屁眼实在太小,又没有淫水滋润,那人 居然只塞进了龟头就插不进去,饶是如此,却也痛的周芷若哀嚎连连,屁眼出血。 
「求求你~不要~好痛哪~」周芷若虚弱哭道。

「我就是要折磨你这婊子,看你一边高潮一边求饶的样子有多下贱!」那人 淫笑,将肉棒退出一点,用力一送,大叫道:「老子干到你屁眼开花!」周芷若 娇躯猛颤,两眼上翻,差点要昏了过去,一个不留神,居然当场失禁。

「哈哈哈~大家快看哪,峨嵋的清纯小师妹,被人干到失禁啦!」赵敏首先 发现,疯狂笑道。

周芷若又羞又怒,但菊蕊的那支肉棒已用力抽插起来,强烈的痛苦猛袭而来, 导致周芷若的尿液禁也禁不住,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羞愧的撇尿。

「爽!这娘们的屁眼真是紧!」那人掐住她的玉臀,狠狠猛插,那插穴的与 他配合,一个进一个出,狂插得令周芷若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「慢~慢点~我~我快受不了啦~」周芷若被夹在两个壮汉之间,前后受袭, 失神地道。「啊~啊~我~我又~哈啊~」只见周芷若紧紧揽着前面那人的脖子, 玉腿再度大开抖动,敢情又泄身了。

「喔喔喔喔!!」那两人见她泄身,反而更激烈的狂桶,只听得凶猛狂暴的 肉体碰撞声,啪吱啪吱地大响,娇弱的周芷若被狠狠夹在中间,在泄身之际被无 情猛攻,玉指在前面那人被上留下悽厉的抓痕,终於,两人大吼一声,肉棒挺进 最深处,分别在肛门及阴道内凶猛射精!

「死~死了啊~~」周芷若软垂垂的挂在两人之间,任两支丑恶的肉棒往她 体内灌注着精元。

直射了好久,那两人才依依不舍的退出肉棒,将阴茎上残存的精液抹在周芷 若的阴户上、雪臀上,周芷若侧躺在地,气喘吁吁,玉体不由自主地抖动,整个 人已完全恍神。

「后面还有一堆人等着呢~还想装死!」赵敏抓住周芷若的头发,将她提起 来,丢到那群侍卫堆去,「好好干啊~」她大笑。

「是!郡主!」那群侍卫嘻嘻哈哈回道。

「不要哇~求求你们~不要再干~我~我真的不行了~」周芷若倒在地上虚 弱道。但事到如今,他们不干上一炮,怎对得起自己?

「冲啊~干死她~」侍卫们大吼,将周芷若团团围住,肉棒瞬间塞满她的小 嘴、淫穴、屁眼,更多的肉棒则围着她,磨蹭着她身体各处,「难道我就要活活 被干死在这吗?」周芷若心中一片冰凉。

「爽!这小妞的肉穴虽然被干了两炮还是紧得很!」「喔~这小骚货的屁眼 要把我夹断了!」「喔吼吼~这对奶子夹得我真爽~」「啊哈~我射在她脸上了 ~」各种污辱的话像那些噁心的精液一般,不断往她身上各处击发,周芷若眼底 尽是凶恶的肉棒,每支都像想将她插穿一般,这些围着她的男人,看着她的眼神 根本不是在看人,根本是把她当成一条狗,或者,只是一个玩物?

在牢中六大派的男性各各看的口乾舌燥,虽然他们其实根本看不到什么,被 一堆男人围干的周芷若,只有一双腿露在外面,周芷若身材虽然娇小,但那一双 美腿却甚修长,足足有一百多公分,看着这双完美无匹的绝世美腿,因为惨遭轮 奸而不断高潮抽动,也够他们赏心悦目了,不少人躲在暗处已偷偷地在打枪了。 
赵敏眼光犀利,居然看到这些枉称名门的正派人士在那做些肮髒举动,也不 戳破,只是偷偷派人潜入牢中,带上一句:「想不想让周芷若的子宫多你一份精 液?」便毫无阻碍的搜集到他们的精液了。

两个时辰之后,这场五、六十人对一,惨绝人寰的轮奸终於告一段落,精液 的恶臭满室漂浮,可怜的周芷若,趴伏在精液泥中,眼耳口鼻都被厚重的精液泥 给封住了,还是一个好心的人在她的鼻孔处挖了洞让她透气,才不至於当场窒息。 在这两个时辰间,她总共被轮了一百多回,一人大概都上了她两次,她也高潮了 五、六十回,她的阴唇被干得整个掀开,恶臭的精液潺潺流出,小腹微微鼓起, 里中自然是满满的精液,小菊花也果真被操得盛开,甚至大便失禁,此刻的周芷 若已完全失去意识。

「贱婊子!享受完便呼呼大睡啊!天下间有这等好事?」赵敏一桶水将她泼 醒,周芷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她原本祈求这只是一场噩梦,但一睁眼,便见自 己泡在精液堆里,幻想顿时破灭,不禁悲从中来,眼泪滚滚而下。

「靠!还在那惺惺作态!吃屎吧!」赵敏怒极,扯住周芷若的头发,一把将 她提起,再把她的脸狠狠摔在她自己的失禁而撇的粪堆里,「哈哈哈~吃吧!天 下第一美人在吃自己的屎啊!」赵敏踩着她的头,不断扭动。

「如何?好味吗?」她将她拉起来,满脸臭屎的周芷若怒目而视,「唷~你 还敢瞪我!」赵敏怒极反笑,向侍卫打了个手势,马上便有人将一盆满满的精液 呈了上来。

「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」赵敏向周芷若笑道。周芷若看了一眼,便已知里中 满满是浓稠的精液。

「这些可是牢里你的众位长辈,各位同道,看着你被轮奸时,偷偷打枪出来 的精液啊~哈哈~」赵敏纵声笑道。此言一出,峨嵋一般女众向众人怒目而视。 
「你也不能怪他们,谁叫你一副又骚又贱的模样,他们干不到你,只好自己 来,不过,他们虽然没有上你,可这些精液可都是为你所贡献的,理所当然,你 要为这些精液负责啦~」赵敏眼神示意,左右便将周芷若翻倒,头上脚下的拉开 她的双腿,献出那原本是娇嫩小穴的精臭大洞。

「啧啧~这些精液可真是浓啊~」赵敏玩弄着手中的精液。这盆精液之所以 这么浓,乃是因为里中有许多少林僧有生以来的第一泡精啊!

「郡主~求求你~放过我吧~」周芷若两脚开开,悽凉地恳求道。

「这么多人想奸你,可是你的福气啊~」赵敏微笑着将那盆精液往她阴道里 倒了下去,浓稠的精液流得甚是缓慢,被架开双腿的周芷若被奸得连反抗的力气 都无,只能抽蓄着身体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穴吸纳着这几十泡的浓精。

一炷香后,「嘿嘿~倒完了~」赵敏拍手笑道,将盆子一丢,周芷若掩面痛 哭,小腹又鼓起不少,峨嵋的女子们各各瞪着六大派那些贡献精液的凶手,那些 人佯装羞愧,全都暗爽在心中。

「少在那装得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?」

赵敏残忍地道。

「我已被糟蹋至此,你还待怎地?」周芷若抽抽噎噎地道。

「我要在你身上,留下一辈子也消除不掉的屈辱!」赵敏狞笑道。左右送上 一具一具,令人怵目惊心的刑具???

第三章

施虐轮暴残人形  赵敏恶戏张无忌

周芷若见那些恐怖的刑具,惊恐的直发抖,「你~你要用这些东西对付我?」 她发颤道。

「你说呢?」赵敏笑嘻嘻的拿起一条鞭子,用力抽了她一鞭,周芷若洁白的 雪臀上顿时多了一条淒厉的血痕。

「赵敏!我跟你无冤无仇,为何要这样折磨我?」周芷若痛哼一声,抚着伤 处,发抖道。

「谁叫你长得这般美,又爱假清高,我就是爱折腾你这种贱货!」赵敏的妒 意彻底激发,又狠狠地抽了她一鞭,周芷若那无瑕的美腿,划上一道突兀的血痕。 
「呜~好疼~求求你~住手~」周芷若卷曲着身体,埋头哭道。

欣赏着周芷若低声下气的求饶,看着她完美的身体被自己玩弄般摧残,赵敏 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快感,忍不住一鞭接一鞭,越抽越快,越抽越狠!

「痛吧?哈哈~求饶吧!哀嚎吧!你这个欠人操的死贱货!」赵敏疯狂大笑, 狂抽着在地上痛苦打滚的周芷若,周芷若那无瑕娇嫩的胴体,除了铺上一曾噁心 的精液泥外,更多了一道一道怵目惊心的血痕,她淒厉的哀号、尖叫,但赵敏已 经欲罢不能,周芷若愈是痛苦,她就愈是兴奋!

狠狠狂抽了百来下,赵敏抽得手酸,终於放下鞭子,周芷若早已因为剧痛而 昏死过去,全身上下百来道鞭痕,满佈各处,连小脸也惨遭毒手,赵敏气喘吁吁 地丢掉鞭子,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傑作,不禁纵声狂笑:「哈哈哈~美?我看你有 多美!我要把你折磨到不成人形,看还有谁会说你美!」狠踹了周芷若一脚,「 拿盐水来!」她大喝道。左右立刻提了一桶盐水来。

「醒来!我要看你痛苦的样子!」赵敏接过水桶,用力泼在周芷若身上! 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」周芷若失声尖叫,遭盐水洗礼的伤口, 像被火伤般剧痛,甚至发出「嗤嗤」的声响,周芷若整个被痛醒,痛到全身抽蓄 个不停,赵敏看着像一尾被吊上岸的鱼般弹动的周芷若,开怀大笑。

「舒服吧?哈哈~还有你爽的呢!」赵敏邪恶笑道,从火炉中拿起烙刑用的 铁桿,「周贱货,这几根桿子可是为你量身订做,包准合适烙在你身上!」眼神 示意,左右将不断抽动的周芷若牢牢按在地上。

「不~不~」周芷若擒着泪水,吃力的扭着头,巨大的痛楚麻痺了她的身体。 
「你说不,我偏不依!」赵敏顽皮一笑,铁桿便往周芷若的阴部印了上去。 
「哇啊啊啊啊啊~~」四肢被按住的周芷若疯狂扭动,眼泪直喷而出,阴部 传来阵阵「嗤嗤」声响,和阵阵焦味,赵敏就这么笑吟吟的印着,看着她痛孔而 扭曲的表情。

「哈~好像有点太焦了。」良久,赵敏才吐吐舌,将铁桿拿了开来,上面印 了个「来」字。

周芷若疼得满头大汗,茫然的望着下体烙上的字,满是不解,这字,似乎偏 了点?

「还没完呢!还有两个字!」赵敏笑嘻嘻地拿起另一根铁桿,周芷若昏了过 去。

「昏倒?有这么简单?这一下包准你醒过来!」赵敏将铁桿印上周芷若的阴 部,刺鼻的焦味冲上,果听周芷若尖叫一声,被痛醒过来。

「快~快拿开~求~求你了~」周芷若痛苦呻吟道。

「我偏不~」赵敏邪恶笑道,又拿起另一根铁桿,两根一齐印了上去。 
「啊啊~我~我~啊啊~喔~」周芷若失神狂叫,忽然两眼上翻,下体一阵 抖擞,居然又泄身了!

「果然是贱到骨子里去,别人愈虐待你,你愈是兴奋!」赵敏将两根铁桿拿 开,现出她的傑作,周芷若那烫得发红的阴部,印着三个焦黑的大字:「来?插? 我。」每个字都有半个手掌大,像是深怕人没看见似的。

「这是不是你的心声啊?周贱货?」赵敏开怀笑道。可怜的周芷若忙着泄身, 已无力去看自己下体成了什么模样。

「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是默认了。」赵敏自顾自的道,又去翻弄刑具。 
周芷若好不容易从泄身中回过神来,只见自己的双手平举,被绑在一根木棍 上,两条美腿大开,各绑在左右手臂上,身上还有许多红绳有条有理的捆着,捆 的甚紧,将她的美肌狠狠勒了出来。

「瞧~我这绳子绑得多好,你这下贱姿势,欠操模样,令得我的侍卫们又都 精神抖擞了呢!」赵敏站在她面前笑道。果见她的侍卫在她身后站成一排,各各 挺着再度昂首的铁枪。

「不过你那小嫩穴,如今,啧啧~又松又垮啊~」赵敏摇头道,「我看手臂 都塞得下了!」说着说着,便真的将手伸了进去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巨物突穴,被五花大绑的周芷若完全无法抵抗,只能眼睁睁 看着赵敏的手臂,一吋一吋,慢慢挤入她的淫穴之中。

「哈哈哈~好紧啊~不过现在的你也只能夹得紧手臂吧?」赵敏羞辱的笑道, 整条手臂已完全探进去了。

「好深啊~应该已经到肚子里了吧?」赵敏嘻嘻笑道,开始扭动手臂,在里 中大搅特搅。

「不~不要~不要动啊~救命~快~快拔出来~会~会坏掉啊~」周芷若失 声惨叫,拼命挣扎,但全身受制的她,只能惨兮兮的任人凌虐。

「哈哈~我就是要把你弄坏!」赵敏疯狂大笑,扭动的更加卖力了,周芷若 隆起的小腹隐约可见她的手臂在其中蠕动,肉穴中传出可怕的声响,赵敏身后的 侍卫,和六大派的男性见到此等残忍情境,居然都不由自主的掏弄起肉棒。

「不要~求你~求求你~啊啊~我~我又~」周芷若忽然娇躯乱颤,浑身剧 烈抖动,嘴涎直流,两眼上吊,只见被翻搅的肉穴飞溅出淫水,敢情又泄身了! 
「哈哈~大家喝啊~」赵敏将手臂拔出,抬起失神的周芷若,让她淫水如泄 洪般的肉穴对着众侍卫,众侍卫纷纷跪下抢着大饮淫水,各各如疯如颠!

「好棒!真是神水!我又充满活力啦!」「妈的!精神都来了!我又可以干 上百炮啦!」「呜吼吼~我的鸡巴好像更大更硬了!」众侍卫夸张的叫道。

「既然大家这么兴奋,便来发泄一下吧!」赵敏笑着将淫水狂喷的周芷若丢 了过去。

众侍卫一拥而上,再度疯狂猛插,又癫又狂,甚至将周芷若抬到关峨嵋派的 牢笼前,在灭绝面前狠狠干翻她最得意的弟子。

周芷若两眼翻白,被插得口吐白沫,早已失去意识,身上、体内的精液未乾, 又再度被淋上、注入更多浓稠的精液,不断撑大的淫穴、屁眼,再度被干到大小 便失禁,淫水一泄如注,毫无止歇,好像是特地为这些疯插的肉棍,湿润阴道一 般。

原本尖翘小巧的美乳,也被拧弄得肿胀变形,奶头更被捏得乌青。原本微微 鼓起的小腹,随着一泡又一泡内射的精液,渐渐隆成怀了三、四个月生孕般的肥 肚。

这场惨烈的轮奸,又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,平均每人干了三炮才罢休,休兵 之后,这群变态的侍卫竟学起他们的郡主将手臂塞入周芷若的淫穴,此刻的周芷 若阴唇早已是一片稀烂,整个阴户大开,满是精液的阴道一览无疑,已可毫无阻 碍的塞入一条男人的粗壮手臂,众侍卫肆无忌惮的轮流将手臂塞入,最后甚至一 次塞进两条手臂,但昏迷的周芷若却仍一无所觉。

「怎么办?郡主,这娘们已像条死鱼一般,要是她都不醒,再玩也没兴味了。」 侍卫向赵敏抱怨道。一脸无辜的模样,像是周芷若会沦为如今这等惨况都与他们 无关。

「别急,本郡主自有法宝!」赵敏笑着拿了根尖铁棒,笑嘻嘻的来到周芷若 面前,将那两粒肿胀不堪的乳球抓起,铁棒从旁一送,贯穿两颗乳房,鲜血从四 个孔洞潺潺流出,周芷若却依然闻风不动。

「喂!醒醒啊~」赵敏顽皮的抓着那根贯穿他双乳的铁棒,上下摇动,周芷 若却依然不醒。

「不会是被奸死了吧?」赵敏扒开周芷若脸上厚重的精液泥,探探她的鼻息。 
「虽然很微弱,但还有气息,不过,我也没办法了,你们自己想办法把她弄 醒吧!」赵敏摊手道。

「郡主!这骚货的洞被我们玩得这么大,不知我的头塞不塞得下?」一个光 头的侍卫忽然突发奇想道。

「呵呵~亏你想得出,你若要试便试吧!就算塞不进也包准她痛醒过来!」 赵敏邪恶笑道。

「好!那我便来试!」那光头说做便做,马上趴了下来,将头顶了进去,众 侍卫嘻嘻哈哈的将周芷若本来就大开的淫穴用力扯开,可怜的周芷若,下体劈哩 啪啦地直响,阴道被撕裂开来,那光头的脑袋拼命猛塞,居然将头顶硬塞了进去! 
「加油啊~光头佬~你行的!」一个侍卫加油道。

「下面小头进到不想再进,换上面的大头进去看看!」光头佬嘻笑道,更加 卖力挤进。

「喂喂~我看够了,再这样下去她整个下体都裂了!」一名胆小的侍卫,看 着周芷若愈来愈夸张的阴道,忍不住害怕道。

「怕什么?说裂她早就裂了,你没听到刚刚那些声音吗?来~继续拉!」一 名侍卫不耐烦回道,那名侍卫只好摸摸鼻子,跟着大夥继续扯大周芷若的阴道口。   「要进~要进去了~进去了啊~」光头佬的头整颗塞入周芷若腹中,在她的 阴道中兴奋大叫。

「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~~」随着光头佬的大喊,周芷若终於被痛醒, 撕裂的阴道,几乎撑爆的下体,那是比被破处还要多上千倍万倍的~痛!

「啊哇哇~啊啊啊~~」精液伴随着周芷若痛不欲生的嘶吼,从嘴角潺潺流 出,周芷若垂首一看,居然见到!居然见到一个男人将头塞进自己的阴道之中!! 
「呜哇啊啊啊~」彻底崩溃的周芷若放声嘶吼,撕心裂肺的狂叫回荡在囚牢 中,峨嵋派的众人不忍再看,也不忍再听,可怜的周芷若,忍耐已经到达极限, 只得不停的哀嚎,喊到嗓子嘶哑,却依然无人来救???

数日后,张无忌率领明教众人大闹万安寺,将六大派被囚禁之人通通救出, 独独不见心爱的周芷若,张无忌甚是着急,六大派中人却都含糊其辞,连灭绝师 太也是摇摇头,没有给他任何回答,他心中又是苦闷、又是疑惑。

隔日,黄昏后,张无忌遵守与赵敏的信诺,来到约定的小酒店,履行三个约 定之一,带赵敏去见屠龙刀。张无忌依时来到,却远远见赵敏坐在车上,开心的 跟他挥手,但拖车的似乎,是个人?

赵敏的车愈来愈近,他这才看清,拖车的果然是个人,还是个女人,她嘴里 咬着短棍,短棍两端系着绳子,绳子则连在车上,这般用嘴拖行简直把她当畜牲 般。

细看那女子,浑身赤裸,全身满是一层厚厚的白色胶状物,似乎是乾掉的精 液?而身上各处佈满百来道的鞭痕,双乳横插着一根铁棍,大腹便便,似乎是个 孕妇?其下一双腿,大开外八,胯下间软垂垂挂着的两片烂肉,是阴唇??

张无忌看着这惨不忍睹的女人,心中大骂赵敏残忍,赵敏驱车近前,跳下车 来,笑靥如花,不知为何,他心中便没这么气了。

「这女人犯了什么罪?为什么将她折磨成这样?」张无忌皱着眉头道。 
「别生气!我跟你说,这女人下贱的很,她仗着自己美貌,背着丈夫到处偷 汉子,后来还夥同奸夫杀了自己的相公来谋夺家产!」赵敏说谎完全脸不红气不 喘。

「她真是这样坏,那的确该罚,只是~好像也太过份了一点。」张无忌愈瞧 欲觉得这女子熟悉,只是她脸上铺着一曾厚厚的~精泥?还有数道鞭痕,实在很 难辨视她原来面目,而她那一双无神的眼,直让他觉得不舒服。

「你若是瞧着碍眼,我便让她走吧~」赵敏道,张无忌点点头。

「「下面塞得下头的」!你先回去吧!」赵敏笑道,挥手示意,那人茫然的 点了点头,一步一步缓慢地拖着车走了。

「你刚刚说什么?什么下面什么头?」张无忌吃惊道。

「没事没事~来来来~我们进去喝酒。」赵敏将张无忌推了进去。

一番酒罢,赵敏迟迟未提出海寻刀之事,张无忌正疑惑间,赵敏忽然神秘道 :「刚刚那人,你不瞧得眼熟?」

「似曾相见,不过那种眼神,又似乎不是我所认识之人,而且你刚刚不也说 了她的来历,我又怎会认识她?」张无忌奇道。

「哈哈~你不但认识她,还跟她很熟,甚至~喜欢人家!」赵敏吃吃笑道。 
「什么?她到底是?」张无忌冷汗直流。

「你从万安寺救出的人中,少了谁呀?」赵敏邪恶微笑。
 
评论加载中..